李扬:疫情下杠杆率上升或成未来“稳发展”隐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本报记者 杜丽娟 北京报道

“城市发展如何解决资金来源问题,是‘十四五’时期城市化发展面临的主要挑战,并且是居于第一位置的问题。”在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20年会上,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扬如此表述。

在李扬看来,讨论“十四五”城市发展,就要关注钱怎么来的问题,其中最受关注的一个角度就是财政收支状况。“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调研结果,今年受疫情影响,我国杠杆率有所提升,其中第一季度杠杆率上升了13.9个百分点,第二季度又上升了7.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当前背景下,去杠杆任务可能要往后推一推。”李扬分析。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任务以来,“去杠杆”就被列为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之一。

2017年和2018年,中央先后提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的要求,其中包括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工作,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然而,随着经济下行带来的财政收支压力以及全球疫情影响,“去杠杆”任务也在发生变化,在多位财税人士看来,“去杠杆”正在逐渐转移为“稳杠杆”。

“出现这一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在当前抗疫特殊背景下,人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政府主要的目标是恢复经济增长,尽力给地方政府创造稳增长的环境,因此对于债务率等问题的关注度也相对弱一点,这说明当前国家对杠杆率的态度已经发生转变,容忍杠杆率上升的诉求变得逐渐明朗。”一位地方财政系统人士对记者分析。

10月21日,财政部发布财政收支数据,从结果看,今年1~9月份财政收支数据中,1~9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1002亿元,同比下降6.4%,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5185亿元,同比下降1.9%。

对比收入和支出下降速度,财政收入的下滑幅度更大,这说明未来一段时间政府的赤字规模也会扩大。尽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高了赤字率水平,但抗疫特别国债和专项债并不在赤字统计范围内。

“目前这些债券已基本发行完成,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只负责债券的利息,未来本金可能还需要地方政府来偿还,对于财政实力较弱的省份来说,这是其杠杆率增加的一个动因。”上述财政人士表示。

数据统计显示,今年1~9月,地方债累计发行1643只,合计规模56792.54亿元,同比增长35.80%。其中,新增专项债累计发行33655.32亿元,还余3845亿元额度,新增一般债累计发行9393.42亿元,还余406亿元额度,从目前发债节奏看,10月份会全部完成发行工作。

李扬认为,杠杆率的上升固然可以解决财政赤字问题,但却为未来的经济稳定发展留下了隐患。尤其是随着地方债发行接近尾声,债券如何转化为有效投资的问题也备受关注。

李扬指出,目前这些债券估计有一半到三分之二都没有支出,钱仍然趴在账上,对于政府来说,没有支出就没有需求,未来政府要转变政府职能,大幅度地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要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大化。同时要强化政府负债作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防止急于求成,以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